• <blockquote id="s2wss"><center id="s2wss"></center></blockquote>
  • <bdo id="s2wss"></bdo>
    <menu id="s2wss"></menu>
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文化 > 正文

    視點!詩意舞臺“湘音”繚繞&#32;原創歌劇《邊城》在中央歌劇院劇場成功首演

    時間:2022-11-02 05:47:18    來源:北京晚報    

    原標題:詩意舞臺“湘音”繚繞(主題)

    原創歌劇《邊城》在中央歌劇院劇場成功首演(副題)

    北京晚報記者 高倩 方非 攝


    (資料圖)

    吊腳樓靜靜矗立,水車緩緩轉動,籠罩著朦朧煙雨的山澗里,一艘渡船駛來,靈秀的少女翠翠抬頭遙望,唱著“清清的水山邊流”——世外桃源般的湘西邊城,夢幻般地浮現在觀眾面前。10月30日晚,根據沈從文先生同名小說改編的原創歌劇《邊城》在中央歌劇院劇場結束了為期3天的首輪演出。中央歌劇院常任指揮袁丁執棒劇院交響樂團、歌劇團、合唱團,攜手雷佳、孫礫、王傳亮、韓鈞宇等歌唱家,共同把這部經典文學作品搬上了歌劇舞臺。

    ■臺前

    一人兩角 雷佳贏得喝彩

    歌劇《邊城》保留了沈從文原著的核心情節,并進行了舞臺化的藝術凝練:老船夫和外孫女翠翠過著簡單快樂的生活。天保和儺送兩兄弟同時愛上了翠翠,年輕人的愛意真誠而洶涌,但別離的種子已悄然發芽。此后,天保意外身亡,老船夫驟然離世,儺送傷心出走,渡口邊,翠翠日復一日地守望,這個人也許永遠不回來了,也許“明天”回來……

    “在歌劇舞臺上,我演過很多年輕的女孩,比如《白毛女》中的喜兒、《運河謠》中的水紅蓮,她們都是十幾歲的少女,跟翠翠年齡相仿,天真活潑,有這個年紀的共同點。但她們所處的時代背景、成長的地域完全不同,所以人物性格各具特色?!崩准颜f,“翠翠性格中有著湖南女孩子的直率,又有生長在湘西邊陲之地的自由爛漫。她目睹了人性的溫熱,也以這種溫熱示人?!边@是一個如璞玉般自然天成的女孩,在處理她的演唱時,雷佳著重留意動作的輕盈,歌喉中盡現少女的天真與懵懂。

    為增強全劇的戲劇張力,歌劇《邊城》另有一條講述翠翠媽悲情命運的暗線,與翠翠互相映射。翠翠媽癡情而堅定,執著大膽地追求愛情,她與翠翠的形象時而分離,時而重合,分飾兩角的雷佳既要把握少女的情態,同時也要展現湘西女子的“霸蠻”與重情。兩代湘女的多情剛烈,被雷佳演繹得十分到位。在第三幕的“哭外公”詠嘆調中,翠翠竭力在旋轉的舞臺上奔走,想在湍急的河水中拉回外公的遺體。在情緒和動作都相當激烈的唱段里,雷佳聲音穩定,以極強的控制力和表現力將全劇的悲情色彩推向高潮,贏得了全場的熱烈喝彩。

    除了核心人物翠翠,歌劇《邊城》中,其他角色的呈現同樣鮮活生動,比如男中音歌唱家孫礫飾演的老船夫,他古道熱腸,看似瀟灑迂闊,但始終無法釋懷女兒去世的傷痛,孫礫將他的掙扎和悲苦表現得相當動人;王傳亮飾演的儺送活潑幽默,韓鈞宇飾演的天保沉穩隱忍,兩兄弟的性格鮮明迥異……此外,在本輪演出中,李晶晶、耿哲、劉怡然等歌唱家領銜的另一組主演陣容也獻上了精彩表演。

    ■幕后

    十年磨礪 不舍鄉土情懷

    迄今,歌劇《邊城》的醞釀已有10年之久?!?012年,黃永玉先生就為歌劇《邊城》題寫下‘邊城’二字?!崩准颜f。在擔綱主演的同時,她也為這部作品擔任藝術總監。10年間,雷佳時常自問,“為什么選擇《邊城》?”答案指向了《邊城》給予讀者的深刻美感,指向了那份潛藏在所有中國人心底的故土情結。沈從文和雷佳都是湖南人,“在《邊城》里,沈從文先生把對故土的獨特情懷描繪得直指人心?!睙o論是湘西小城純凈秀美的自然景色,還是淳樸厚重的民風人情,“都成為了我長此以往的心之所向。它不僅是我個人鄉情的一部分,也喚起了中國人共同的鄉土情懷?!?/p>

    為了保證作品質量,雷佳專程邀請編劇家和詞作家馮柏銘、馮必烈、熊璐茜,作曲家印青,導演王曉鷹,舞美設計高廣健等組成了極具實力的創作班底。他們當中,馮柏銘、馮必烈本身就是湖南人,印青則非常擅長運用地方音樂元素進行創作,在還原作品的地域精髓上,主創團隊下了很大功夫,數度赴湘西地區采風?!吧嚼锏睦先思覀兂锰貏e好?!庇∏嘀两窀袆佑诟杪曋袑γ篮蒙畹南蛲妥非?。他從土家族、苗族民歌中大量取材,融入湖南各地民歌和花鼓戲的元素,并在交響樂隊中加入竹笛、嗩吶和極具湘西特色的打擊樂等民族樂器,“既讓觀眾感覺到音樂來自民間,又在此基礎上有所升華?!痹谖枧_呈現上,青瓦、飛檐、吊腳樓等飽含地域特色的建筑元素與煙雨山水的影像彼此映襯,詩意地再現了那座坐落于邊陲之地的美麗小城。

    “從劇本、音樂創作到排練、試演,再到加工修改至重新排演,《邊城》歷時8年?!庇∏嗷貞?。這次上演的版本以2018年最終修改的劇本為藍本,再次增強了整體的戲劇性,音樂部分則在2019年重新調整了唱腔、配器、合唱,增加了民樂部分,進一步強調民族元素。

    “對名著、對藝術的敬畏和熱愛,讓我們整個主創團隊不敢有絲毫懈怠?!崩准颜f?!哆叧恰吩缤皇椎牌嗝赖纳⑽脑?,自問世以來,這種流淌在文字間的氣質深入人心,“我們反復商量,該以一種怎樣的基調呈現這部作品,最后的結論是‘遠山、近水、小翠翠’?!痹趯懸鉃橹?、寫實為輔的舞臺上,人物于如詩如畫、如真如夢的場景間奔走歌唱,為觀眾留下想象的空間。

    在數次易稿的過程中,主創團隊也有未曾改變過的堅持?!案鑴 哆叧恰返暮诵脑谟谒鼭庥舻泥l土情懷?!崩准颜J為,這是作品必須把握的要義所在,“《邊城》蘊含著自然之美、鄉土之美、人情之美,以及生命諸多‘不確定’中始終閃耀著的永恒的人性光輝。我們希望在翠翠、儺送的歌聲里,讓觀眾們聽到那座‘邊城’?!?/p>

    標簽: 中央歌劇院 古道熱腸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

    相關新聞

    凡本網注明“XXX(非現代青年網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特別關注

    熱文推薦

    焦點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