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lockquote id="s2wss"><center id="s2wss"></center></blockquote>
  • <bdo id="s2wss"></bdo>
    <menu id="s2wss"></menu>
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 > 熱圖 > 正文

    生活太如意的人 可以試著用1000元去約一張稿

    時間:2022-09-14 08:08:31    來源:游俠網    

    你愿意用多少錢購買一張畫?

    我想,在年輕人當中,有不少人有著為美術作品付費的經歷。它可能是游戲公司宣發需求的商用KV,可能是老二次元一張關于自己喜愛的動漫人物的約稿,更多的可能是一張定制的、用于社交媒體的頭像。

    在當下,隨著相關行業的迅猛發展,美術作品可能正處于溢價的天堂之中。比如,暴利的二次元手游總有無限的宣發需求;而在近年來新興的VTuber行業中,“約稿”似乎成為了虛擬主播(無論是個人勢還是企業勢)頻繁進行的消費內容。

    事實上,從皮套立繪的創作到用于艦長禮物(相當于會員福利)的周邊繪制,都需要向畫師付費以獲取必要的美術資源。在不露臉只提供聲音的虛擬主播賽道上,皮套的質量會大大影響主播的收入——這讓畫師在面對皮套人的時候擁有了更大的底氣。

    這種底氣讓很多知名畫師盡管開出了高價,但依然被虛擬主播的約稿排滿了檔期;也讓很多水平一般的畫師在面對約稿的小V時肆無忌憚地提價,并且提出一系列復雜的規矩。

    前兩天,一位名為“瓦妮Vanee”的B站Vup在動態對此事進行了抱怨。根據她po出的聊天記錄,她在米畫師(知名約稿平臺)向一位名為“骸呀骸呀”的畫師約了一幅Q版的手機壁紙,打算用作艦長禮物。

    這位畫師的這項服務在米畫師櫥窗報價300元,由于瓦妮提出需要“商用”,根據“慣例”,畫師提出了超過3倍的價格——即1000元——才能售賣這一畫作。然而畫師不但拖到Deadline才開工,還在不給出上色步驟的情況下直接給出了成品——顯然,成品的質量無法讓她滿意;在后續多次不情不愿地修改、最終得到一個差強人意的結果之后,瓦妮幾乎在確認收稿的同時被畫師在APP上拉黑。

    游俠網5

    在氣憤之下,她的朋友將這一事件發送到微博“米畫師隔空喊話bot”進行避雷;但隨后,那條微博和她的B站動態均遭到了大量畫師支持者的“團建”,直播間也成為了他們宣泄正義感的空間。作為一位僅有4萬粉的、體量不大的Vup,她的評論區幾乎呈現出一面倒的淪陷趨勢。

    這已經不是最近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情了。就在一個多月之前,Vup“毬亞Maria”也遭遇了類似的情況。

    她在約稿一個相當簡單的、根據模板自動生成的Q版形象(售價25元)時,由于對方幾乎沒有修改的意愿,她在確認收稿但覺得無法使用的情況下,在直播間展示該稿件并吐槽這一事件,同樣遭到了該群體的爆破。

    也許你很難理解這其中的邏輯——我也對此感到十分困惑。事實上,在瓦妮的事件中,畫師群體認為,在1000元的費用中,作品本身的價值是300元,700元是商用的附加值;因此,你不能以千元的標準來要求質量。

    而在毬亞的事件中,他們認為,25元的模板形象不支持過多的修改要求;且將成品放在直播間展示(即使是吐槽)也被視為商用的一種,需要支付額外費用。

    這兩個事件的共同點在于,畫師們最為憤怒的可能是被掛、被吐槽可能會讓自己丟了面子。

    在他們的邏輯中,讓事件不可收拾的導火索是瓦妮詢問“背景的眼睛是不是P的”,傷到了畫師的自尊;而毬亞在直播間“公開處刑”那個拿著血紅色抹布的Q版女仆,更是踩到了最大的地雷。

    但如果從普世的角度來看,首先這種質量的Q版小人售價300就值得讓人打出一個“?”,更別說商用的700是不是應該包含更多的溝通和修改的服務——在這種約稿人和畫師的、明確的甲乙方關系中,制定各種規則的變成了乙方,而被約束和規訓的變成了甲方,這實在是難以想象的現實。

    在契約關系沒有完成、付錢的老板沒有滿意的情況下,不反思自己的工作質量,反而要求對方給予自己莫名其妙的尊重,這也許只是在如此畸形的市場才能擁有的特權吧。

    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樣?我想和行業門檻被無限降低有著很大的關系。

    隨著板繪設備和技術的普及,在當下,在某二次元網站和一些板繪培訓機構的宣傳中,學好畫畫似乎成了一件不算太困難的事。

    你看,隨便刷兩下B站首頁,你就能看到“自學畫畫半年,從零基礎到高收入!”的醒目廣告,和“98年XX(你的所在地)女孩,合適就談戀愛”一樣撥動著用戶的心弦;

    而在知乎的每一個類似于“我畫成這樣,還要學多久才能靠它賺錢”的問題下面,你總能看到無數相關機構發表著洋洋灑灑的長篇大論——他們一邊熱心地幫題主修改稿件,一邊鼓勵他們“只要系統學習很快就能飛速進步”,然后每次都會提到網易花重金購買某畫師的作品的例子,以說明行業的未來前途無限。

    但事實上,藝術的事情并無捷徑可走。不管是用手繪板還是紙筆,畫好人物(對于有志于學習繪畫的人來說,其最終目標大抵是畫人物)這件事總是需要大量的練習和一定的天賦,并不是簡單地上完為期3個月或是半年的課程就真的能變成以此謀生的畫家了。

    我曾經仔細研究過某培訓機構展示出的畢業學員作品,質量完全參差不齊——有的確實能夠稱之為“作品”,有的則是慘不忍睹,像我小時候畫的扭曲的兒童畫。

    當然,我想只要愿意稍微付出一些努力,畫個頭像可能確實不存在很大的問題;而只要會畫頭像,竟然也能夠在各種平臺上接到一些單子??赡苓@就是量產型小畫家的起源,也是門檻無限降低的起點。

    “有人愿意為自己的作品付費”,這對于學習畫畫的人來說是一種莫大的鼓勵——但在許多人眼中,這種鼓勵帶來的認同并沒有轉化為繼續努力精進水平的動力,而是成為進入某道大門的門票。

    很多人會將這種畫師(尤其是水平有限的、年齡較低的畫師)抱團的現象貶義地稱作是“繪圈”,不過在我看來,在互聯網上把人粗暴地套圈可能不太禮貌,因此這里不會采用這種說法。盡管如此,一個令人疑惑的現象是,你很難在其中看到一個交流學習繪畫水平的氛圍,反而是無意義的互相吹捧和長圖掛人成為了社交主流。

    在這種環境下,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和諧氛圍是快速獲得滿足感的途徑。發一張畫,大家贊賞“好米好米”;受了委屈,大伙一起沖鋒——在這種虛幻的舒適區中,最重要的事情自然不會是作品的質量,而是虛無縹緲的口碑;正是這種認知讓他們對尊重格外看中,對“被掛”如臨大敵。

    無法接受批評的創作者永遠不會進步,而在舒適區里暢游的小畫家也終將面對殘酷的現實。在事件高頻發生的今天,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小團體制定的所謂“規矩”既沒有合理之處、也不存在所謂的法律效力,傻傻地用1000元為完全溢價的“杰作”買單的人也會越來越少。

    近來AI作畫的水平正以令人驚詫的速度肉眼可見地提高,未來是否還有非創作型畫師的生存空間都還不好說,至于基本功都不太扎實的量產型小畫家,那就更沒戲唱了。

    不動畫筆,只動鍵盤,永遠不會突然天人合一成為賺網易幾十萬的“大神”,在團建和沖浪中虛度的光陰和小團體左腳踩右腳搭起的“地位”也只是賽博空間的海市蜃樓。

    我即世界的虛擬帝國終將迎來必然的毀滅——在天堂崩塌的那一天,又有誰會縱容那些可笑的自尊呢?

    標簽: 美術作品付費 老二次元 二次元手游 虛擬主播

    相關新聞

    凡本網注明“XXX(非現代青年網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特別關注

    熱文推薦

    焦點資訊